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BLT布兰图倡导“景观、建筑、地景”三位一体的项目运作方式,凭借科学、艺术的多元化嵌入式设计,有效实现高品质生活与生态环境。 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颠倒情思摄梦魂---说说苏州园林的声境美

我爱听音乐,尤爱听古典音乐里似水缓缓流淌的美。而这种清新典雅、沁人心脾的乐境,还与苏州古典园林里优美的声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我又爱在风雨飘洒之日,拄杖去苏州园林,漫步于风亭雨榭,四处寻寻觅觅,去捕捉那古典音乐般优雅的声境。此时,由于天公不作美,园里的游人并不多,这种难得的幽静,最能让我漫步进入意境;而我则往往爱带一卷明人陈眉公的仙、窗幽记》,或清人张潮的《幽梦影》,因为这类小品集里散发着幽兰芳馨的妙言隽语,有助于读解园林的声境,又有助于孕育审美感受,其中包括细微的听觉感受。

有一种意象美,可喻之为浮游于尘埃之外、披着羽纱的仙子,缥缥缈缈,颇难捕捉,正如张潮所指出,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 " 皆无可名状,无可执着,真足以摄召魂梦,颠倒情思 " 。这种美,例如水之声,就需要品赏者悉心去捕捉其意象。

水之声,有泉声、涧声、溪声、沟声、滩声……苏州园林里的这种声音美,只有等待雨天才能领略到。当春雨绵绵或夏雨滂沱,虎丘、留园或环秀山庄的溪滩空间里,就会或迟或早地出现这类声境;我有时伫立在附近亭廊里深情谛听,确乎能晶赏到这种 " 幽咽泉流水下滩 " 的美 -- 或清清泠泠,或淙淙潺潺,或断断续续,它们似从我心田流过,令我不知魂梦何如,情思何如?这也许就是诗意的萌生吧,这时,天公不作美恰恰就成了天公作美。

水之声,还有瀑布,但这已不是缓缓流淌的舒心之音,而是震人心神、夺人魂魄的激厉倾泻之声。陈眉公说: " 瀑布天落,其喷也珠,其泻也练,其响也琴。 " 十二个字,从形、势、声三方面揭橥了瀑布之美。狮子林西部山巅有挂于前川的瀑布,它层层 " 叠落 " ,间以 " 布落 " ,颇有气势,其形确乎如同白练;飞瀑泻于池里,激于石上,喷珠溅玉,水沫蒸腾,又蔚为壮观;而其声则恰似琴筑合奏,宫商交响,昔日园主曾题为 " 如闻涛声 " ,真可谓高山流水获知音了。

雨之声,在园林里最富于韵致的,有梧声、蕉声、荷叶声……怡园的 " 碧梧栖风 " ,前庭有高梧数本,亭亭直立,树冠碧阴张盖,它不仅能蔽炎铄热,而且喜逢佳雨,又会呈现出 " 疏雨滴梧桐 " 的乐奏。这是色与声交融的精神美餐,它让我既目饱清樾。又耳饱清韵。拙政园有听雨轩,在清池畔,石丛间,植若干芭蕉,就给情。而在潺潺的雨天,淅淅沥沥,雨点打在叶上,一滴滴,一声声,如闻《雨打芭蕉》的轻音乐,别饶雅趣,更涤尘襟。拙政园还有留听阁,题名撷自李商隐的名句 " 留得枯荷听雨声 " 。这里附近有荷池,荷叶面大而薄,入深秋而枯。大小高低不同的枯荷,受雨后其音不但清脆悦耳,而且洪纤疏密错杂各异,织成音响的自由世界,这是又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听雨空间。

风之声,有竹韵、松籁……沧浪亭的 " 翠玲珑 " ,室内有联曰: " 风篁类长笛,流水当鸣琴。 " 这也是把作为自然美的声境,当做艺术美的乐境来品赏了。试看室外,修篁苍翠丛密,风来戛击有声,镪然而亮,铿然而文,有似于丝竹管弦之盛。拙政园的松风水阁,又名 " 听松风处 " ,室内有 " 一庭秋月啸松风 " 之额。华阁凌架于水上,其旁长松挺立,虬枝凌空,劲风谡谡而过,我也随之而神思飞越,离尘而脱俗。

张潮还写道: "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欸乃声,方不虚此生耳。 " 此话言之不虚,且能即小见大,发人深思。在这喧嚣的城市里,这类声境,确实能助我消除尘心,澡雪精神,享受宁静、悠闲的人生,并经由天籁、地籁体现向自然的归复。

可是,张潮所向往的这类声境,在今天已颇难遇到。耦园虽然仍有听橹楼,但园外的河上却很难听到这欸乃声声。天平山虽也仍有听莺阁,但或许早已失去了 " 自在娇莺恰恰啼 " 的生存环境,因而这种频繁出现于古诗中的黄鸟好音,今天几乎只能遗憾地在笼中听到了。然而,作为城市山林的苏州园林,其可贵还在于高墙深院之内,仍保留着种种原生态的虫鸟悦耳之音。拙政园中部有 " 山花野鸟之间 " ,其楹柱上悬有 "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 的名联,联语亦属写实。这里,春日有鸟啭花树,夏日有蝉唱高柳,秋日有虫鸣阶草……与周围景色组成一幅幅变动不居的音画,令我不但耳醉心醉,而且倍感闹而愈幽,噪而愈静。至于冬听雪声,最好的去处,当是留园的 " 佳晴喜雨快雪之亭 " 。当天空纷纷霏霏,轻质飘扬,就该倾耳细听,而且特别需要借助于 " 心灵听觉 " 来捕捉。不过,说实话,我还没有这方面的品赏体验,其中包括前人所说的听落花声,等等。

" 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 这早已成为人们的美学共识。但是,在重视天籁、地籁所生成的声境的同时,却决不能摈弃由人籁所生成的乐境。我一贯主张苏州古典园林里可播放中国古典乐曲,如古琴曲《流水》《风入松》二胡曲《空山鸟语》琵琶曲《飞花点翠》古筝曲《渔舟唱晚》……让层出不穷的美景呈现在音乐美的伴奏和流动之中。然而,这一设想在园林里较难成为事实,故深以为憾。不久前,往游被承包后阔别已久的怡园,出于意料之外,才进园门,轻韵徐度的琴声就恬然钻进耳管,于是,顿生 " 不闻此调久矣 " 之感。在这个由人籁生成的又一类声境里,琴韵缭绕在东坡琴馆、石听琴室一带,弥漫于两位听琴的石丈之间,室内与室外互补,园景与乐情共生,此时,我虽小坐廊间,但身心似已溶化在这音流之中,进入了摄召魂梦、物我两忘的 " 高峰体验 " ……

ASIAGSD Binary Landscape Teamwork
Add:Shenzhen OCT OCAT-LOFT B-1,202-208
Tel:86-755-86095251, 26922261 (5 line) Fax:86-755-86095310, 26916810
©2000-2008 BL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