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BLT布兰图倡导“景观、建筑、地景”三位一体的项目运作方式,凭借科学、艺术的多元化嵌入式设计,有效实现高品质生活与生态环境。 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薇 甘 菊 Mikania micrantha

资料来自21°景观论坛,转载得所有作者同意。

作者关注:紫茎泽兰与薇甘菊 [精华]
陌上赏花



发帖: 145
来自: 陌上
于 2001-12-27 16:31     
紫茎泽兰入侵我国成灾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产于中美洲的紫茎泽兰于20世纪80年代入侵我国云南,并迅速向北蔓延,侵入农业植被,占领草场和采伐迹地……   "生物入侵"引发生态危机,它敦促人们更深入地解析莫测的大自然。

满眼绿色有时并不一定是好事。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畜牧局的工程师何萍说起漫山遍野的紫茎泽兰,真是又愤怒又无奈。这种草给当地畜牧业和生态环境酿成的绿色灾难,甚至比洪涝旱灾更可怕。

11年前凉山州首次发现紫茎泽兰。何萍回忆:"一夜之间,这种有毒的野草忽然冒了出来,顺着曲曲弯弯的山间公路,在山坡上、屋顶上、水沟旁、草场边、农田里……现在它们已经无所不在了。"

面对这个来自遥远的东南亚,经云南进入四川凉山地区的陌生野草,开始人们并没理会,它厚厚绒绒的绿叶,开着像蒲公英一样的小花,长得飞快。绿色嘛,多一种植物岂不更好?可是人们没想到,就是这个动听的名字给当地人带来了多大麻烦。由于一开始忽略了它的入侵,没过几年,它已漫山遍野,犹如万马千军扫荡了全州十几个县的山林和草场,它所到之处,原有植物均被"排挤出局",牛羊喜吃的草类均告消失,只有紫茎泽兰惟我独尊。当人们发现羊吃了这种草很快掉毛、生病,母羊不孕,并接二连三死去的时候,想要根除,却为时已晚。

那时,云南省也已经意识到紫茎泽兰的危害,每年拿出80多万元消灭紫茎泽兰,但无奈它疯狂生长,束手无策。

紫茎泽兰(当地人斥之为臭草)搞得凉山州1996年一年就减产6万多头羊,畜牧业损失2100多万元。盐源县自发现紫茎泽兰后的5年死掉15213头羊。还处于极度贫困中的彝族乡亲们不甘心自己的牛羊就这样束手就擒,家家户户、老老小小都出来拔草,然后扔到公路上晒死。可是拔草的人都头疼头晕,有的还被毒倒了。但是人们仍不愿意用农药,因为那样或许能杀死毒草,却会伤及牛羊。

为了拿出根除方案,四川省草原总站和凉山州畜牧局的专家到云南考察,搜集了3万多字的资料,又调查了州内紫茎泽兰蔓延较快的120个乡被侵占的43万亩草场。分析发现,紫茎泽兰随风飘扬的冠毛带着草籽沿铁路、公路、江河进入凉山境内。人们的鞋底、衣服、车轮以及河水中都可能带着紫茎泽兰的草籽。这种草籽千粒总重不到0.45克,肉眼几乎看不到它。一丛紫茎泽兰就含有70万粒成熟的种子。它还能进行无性繁殖。它对环境的适应性极强,无论在干旱贫瘠的荒坡隙地、墙头、岩坎,在石缝里也能生长。何萍说,一片草场一旦有了紫茎泽兰,阳光、水分、肥料就都是它的了,什么草也争不过它。它进入香蕉林,香蕉树都矮了1米,进入花椒林、桑树林,花椒和蚕茧当年就减产8%。

不到10年,这个外来物种就覆盖了凉山州15个县,仅剩两个海拔2500米以上的县没有受害。

1997年,州政府为消除紫茎泽兰专门发文件,动员全州干部群众"打一场人民战争"。全州到处书写标语,散发材料,乡村广播和州电视台,机关和学校到处都在讲紫茎泽兰的危害,各县提交防除计划,每年冬春紫茎泽兰开花前全州机关干部和群众齐上阵,挖除烧毁。人们想出各种除草方案:以人工植被替代;建立隔离带防其扩散;从西藏引入吃泽兰的食蝇;在灾区栽速生桉树抑制毒草生长;寻找其可利用的价值,促其消灭。但几年过去,除草成果几乎看不到。反倒是拔它的人头晕,用它垫圈,牛的脚发炎溃烂,用它沤肥,土壤慢性中毒。最糟的是这种草越拔长得越快。

现在紫茎泽兰还在以每年30公里的速度向北挺进。

凉山州"西部大开发"规划中确定了自己"绿色肉羊基地"的目标,而今却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生态灾难。

"我们最终会拿出攻克办法的,"畜牧专家们仍有信心。但目前缺少研究经费使治草工作停滞不前。

中国科学院的专家说,紫茎泽兰是最典型的外来物种入侵引发严重生态危机的例子。对于这些有害生物,如果早有防范知识和意识,在其刚刚露头时就清除,不会如此艰难。目前,同类问题在我国各地都有,在退耕还林还草、退田还湖、恢复植被中更需普及相关知识,预防在先,选择适合本地环境的本地植物和鱼类,避免单一物种种植和养殖,才能有效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


小青 编辑于 2002-02-04 15:19
陌上赏花



发帖: 145
来自: 陌上
于 2001-12-27 16:36 

我国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环境面临威胁

本报北京5月18日讯尽管我国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作了大量工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由于人口众多、经济快速发展和全球气候变化等诸多原因,我国的生态环境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其中外来物种入侵正对我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构成破坏性的威胁。

记者今天从国家环保总局了解到,据统计,目前外来入侵物种诸如美国白蛾、松材线虫等森林入侵害虫每年严重发生与危害的面积约在150万公顷左右;稻水象虫、非洲大蜗牛等农业入侵害虫近年来每年严重发生的面积达到140—160万公顷。入侵我国东北、华北、华东、华中的豚草、入侵西南地区的紫茎泽兰和飞机草、入侵广东的微甘菊、在我国华东、华中、华南、西南地区作饲料引进的空心莲子草与水葫芦、沿海省区引进的大米草等的都肆意蔓延,对本地生物多样性和农业生产造成了巨大威胁,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程度。

据有关环保专家举例介绍,大米草本是为了保护沿海滩涂而从英美等国引进的,但由于其覆盖面积越来越大,近年来与沿海滩涂本地植物竞争生长空间,致使沿海大片红树林消亡,同时还影响海水的交换能力,导致水质下降并引发赤潮,堵塞航道;原产美洲的紫学泽兰,现已在我国西南地区蔓延成灾,正侵入草场、林地,很快形成单种优势群落,导致了原有植物群落的衰退和消失。

专家分析说,外来生物一旦入侵成功,要彻底根除极为困难且代价昂贵。我国每年几种主要入侵物种造成的经济损失已高达五百七十四亿元。

专家认为,造成一些外来入侵物种成功入侵我国的主要原因是:缺乏科学知识与信息,缺乏综合性的利益与风险评估体系,缺乏严格的科学监管体系以及淡薄的生物多样性意识。因此,必须按照《生物多样性公约》的有关规定,预防和控制外来入侵物种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实现生物资源的持续利用和生态环境的良性循环。

据悉,根据第55届联合国大会第201号决议,国际生物多样性日已由原来的每年12月29日改为5月22日,今年的主题即是“生物多样性与外来入侵物种管理”。

(肖黎明)

外来入侵物种是指对生态系统、环境、物种及人类健康带来威胁的外来物种。外来物种对于特定的生态系统而言,任何非本地的生物都称为外来物种。外来入侵物种的主要危害是导致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包括生态系统,影响本地物种的生存,引起物种的消失与灭绝。外来入侵物种还严重危害农业生产甚至影响人类的健康。据美国、印度、南非等国向联合国提交的研究报告称,这三个国家受外来入侵物种造成每年的经济损失分别为1500多亿美元、1300多亿美元和800多亿美元。



陌上赏花



发帖: 145
来自: 陌上
于 2001-12-27 17:13 
防治“植物杀手”微甘菊刻不容缓
《广东科技报》

最近,广东沿海丘陵地区、沿海岛屿一带有一种“植物杀手”正在肆虐、蔓延,这种植物叫微甘菊,据称在世界许多地区已有分布。有专家预言,如果让其继续发展下去,会像“赤潮”危害海洋一样危害森林树木,因而此事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据悉,最近在广州召开的广东省九届人大三次会议还接到一份《关于防治“植物杀手”微甘菊的议案》,呼吁各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此问题,认真研究对策,尽快找到有效方法对付和防治这种“植物杀手”。

“植物杀手”微甘菊是何物?据资料记载,它属于一种藤本植物,原产于中美、南美洲,它攀上灌木和乔木后,会迅速覆盖整理树木,使其光合作用受到破坏并窒息而死。整棵树将全部腐烂,连“尸体”都找不到,因此微甘菊的危害极大。特别值得指出的是,这种微甘菊繁殖非常快,它的种子可借助风力进行远距离传播,并且有无性繁殖能力,尤其在温暖潮湿的气候条件下,更是迅速繁衍。所以一棵八九米高的大树,要不了两三年就会被它覆盖而死。

据介绍,深圳内伶仃岛是受微甘菊侵害比较严重的地区。该岛从90年代被微甘菊入侵后,已造成岛上植物大片死亡,内伶仃岛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岛上有20多群600多只猕猴,属国家级保护动物。岛上生长着猕猴食用的荔枝、龙眼、香蕉树、野生橘以及灌木和乔木。可是,全岛7000多亩山林约有40-60%的地区被微甘菊所覆盖,再发展下去猕猴就将无处觅食,而面临灭绝的危险;微甘菊的灾情还将危及岛上的红树林及各种鸟类。另据报导,深圳龙岗区境内的布吉镇南岭村求水山、大鹏半岛及市内深南大道沿路部分地方和福田红树林、一些河段也已发现了微甘菊,专家并在省内多处地方发现微甘菊。另据介绍,连香港地区也有微甘菊分布并在蔓延。有关人士指出,如果对微甘菊这种“植物杀手”不加以防治的话,微甘菊完全有可能从沿海向内地蔓延,造成更大面积的生态灾害。

然而,微甘菊像顽疾一样,植物学界目前还没有找到防治的有效办法。内伶仃岛自然保护区在发现微甘菊后,曾邀请省内乃至全国的许多植物学家上岛治理,先后使用除莠剂和人工锄除相结合等办法,但收效甚微,保护区内的受灾情况仍在一年一年恶化。深圳龙岗区南岭村委会为了除掉微甘菊,连续3年安排人力上山进行锄除,但仍无济于事。据说,微甘菊在美洲有混虫等天敌,但在广东却没有。为了防治和围剿“植物杀手”微甘菊,有关人士和专家呼吁各地有关部门除对微甘菊侵害情况进行普查并制定防治方案外,应投入有效人力和物力,组织专家进行科研攻关,研究防治微甘菊的科学方法和生态利用价值。加大对微甘菊的整治力度,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失。有专家指出,如果能把微甘菊传播、繁殖的弱点找到,其成果可以和大熊猫繁殖珠成果相提并论,意义很大。

这微甘菊就是上次你在华桥城指给我看的那种白色细藤吗?


陌上赏花



发帖: 145
来自: 陌上
于 2001-12-27 17:21 
这里还有位小朋友写的科幻小说:疯狂的微甘菊
和和,蛮有意思的,让我想起了蝙蝠侠。
---------------------
                20XX年7月28日

    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因为电视新闻说有流星雨,所以,我整个晚上都在家附近的小山上呆着。凌晨2点50分,流星雨终于爆发了,数以百计的流星穿过狮子座的位置,就像节日里盛开的礼花,简直酷毙了。不过,有些遗憾的是我们这个城市工业污染严重,城市上空的烟雾太多,流星雨的观测效果受到了很大影响。

    大约3点半左右,一颗火流星“噼哩啪啦”地从我头顶的夜空划过,坠落在我目测距离大约2公里外的城市东郊工业区。我马上把这一消息用手机告诉了在科学院工作的爸爸,然后踩着“酷鼠”(一种新式运动型的交通工具),赶到了流星坠落地点。

    流星坠落在一家造纸厂外面的垃圾堆里,我赶到时,它的表面还在微微地冒着烟。令我非常吃惊的是它的表面竟然有许多黑色的小颗粒---对生物学颇感兴趣的我一下子就认出那是植物的种子。天哪,这些种子来自天外,它虽然经过恒星风暴的袭击、各种宇宙射线的辐射、地球大气层的磨擦,却依然活着,生命力真是太顽强了!

    不一会儿,爸爸和许多科学家同事们赶到了现场。他们也发现了那些因为与空气磨擦烧得发黑的植物种子,爸爸给它取名叫薇甘菊。科学家们就薇甘菊的问题产生了截然不同的两种看法:一种看法是这种植物生命力如此顽强,也许可以广为种植,改造沙漠。另一种看法是这可能是一种灾难性的植物,很可能会对地球上的生物带来危害。持后一种观点的只有一个人,他就是我那以固执著称的爸爸。

    最后,谁都没有采纳我爸爸的建议,他们每人从流星陨石表面刮下了一些薇甘菊的种子,带回自己的实验室去研究。

    我呢,自然也乘人不注意用小刀刮下了一粒种子,带回了家。

                        20XX年7月31日

    晚上,我和妈妈在屋子里看电视。电视里说三天前随流星坠落的植物薇甘菊的种子生长的速度特别快---它们每小时可以生长两米。今天下午,那家造纸厂的外面,到处是薇甘菊那形状像藤、带刺的枝。电视还说薇甘菊会袭击一些小动物,它枝上的刺有毒,许多小动物:小猫、小狗、老鼠,只要从它身边走过,就会被它的枝条缠住,并当场毙命。而人如果被薇甘菊的刺扎伤,伤口就会红肿,不及时治疗的话会溃疡。

    于是我赶紧到我的房间里看那装在一个干净的塑料盒子里的薇甘菊种子:它还是黑黑的,没有什么生命的迹象。

                       20XX年8月10日

    电视新闻说薇甘菊是一种灾难性的植物,它以极快的速度生长与蔓延着,东郊工业区的小山上现在全是薇甘菊,它们缠绕住那些树木的躯干,使树木吸收不到阳光而枯死。山上的小动物:猴子、松鼠、野兔……因为没有了食物,全到山下的居民住宅里找东西吃。电视里还播出了猴子成群结队大摇大摆过马路的画面。

    科学家们正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对策。

    事实证明我那固执的老爸是对的!

                      20XX年9月1日

   今天是新学期的第一天,我背着书包去上学,惊讶地发现马路上竟然也有薇甘菊,它们从每一个下水道里伸出来,缠住了街道上的灯柱、垃圾箱、树木躯干、栏杆以及一切可以攀援的东西。在路上走路得非常小心,不然就会挨它出人意料的一蛰。我就挨了一下,立刻起了一个又红又大的包,又痛又痒……

                     20XX年9月13日

    薇甘菊疯狂爆发了,它们袭击大商场、工厂、学校、超市……它们甚至还从窗户、门缝伸进居民的家中。

    学校通知暂停上学。爸爸、妈妈不让我上街。我从电视里看见街上人们用背包、棍棒、大剪子……同袭击他们的薇甘菊搏斗的情形。

    下午的时候,我听见了轰隆隆的巨响声,我走到窗前,竟然看见许多装甲车、坦克和武装到牙齿的士兵---政府派出军队来对付薇甘菊了。

                    20XX年9月21日

    军人们用刀砍薇甘菊、用火烧薇甘菊、用毒气毒薇甘菊……薇甘菊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生长越旺盛。并且,薇甘菊的力量大极了:它们用藤枝将桥梁紧紧地缠绕住并使劲牵拉,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让钢筋水泥做成的桥梁拧成麻花状并坍塌。它们将一座十几层的大厦缠绕住,然后又收束起来,可以使整座大楼的碎裂成一片瓦砾废墟。而其他的公共设施:如电线杆、红绿灯、城市雕塑……都可以在瞬间被它们淹没和毁灭掉。

    城市居民开始撤离。我们这个小区薇甘菊比较少,因此是最后一批。

    但我还发现了另一件奇怪的事情:我那个装在盒子里的薇甘菊种子,至今还是一个黑黑的小疙瘩---它为什么不像别的薇甘菊一样疯长呢?

                   20XX年9月30日

    我盒子里的薇甘菊种子至今没有动静。我把这个发现告诉了爸爸,并说出了我的一个大胆猜想。爸爸一开始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听我的话(他当时一定在想小孩子家能有多少见识),但越到后来,他听得越认真,到了最后,他竟然激动地把我抱了起来,将我举过头顶,一边亲我的脸颊一边说:“小子,你简直是……是个天才!”

    我的猜想是:薇甘菊是一种专门吃污染物质的生物,哪里的污染越严重,它就生长得越旺盛。这就是为什么东边工业区薇甘菊特别多,而我们这个绿化小区薇甘菊少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那装在盒子里的薇甘菊种子总也不生长的原因。由于薇甘菊的这一生物特性,用火攻、毒气攻的方法都不行(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地清除污染,净化环境,断绝薇甘菊的食物来源。

                  20XX年10月27日

    我的猜想被证明是正确的:军队不再用坦克、大炮与薇甘菊作战,而是用扫把、铲子、空气净化车(可以吸收各种废气的车)与薇甘菊作战。成车成车的垃圾和污染物质被运走和处理掉。许多撤离到外地的人们也自发地回来了,和军人们一起净化环境。

    城市开始变得清新、干净……

    薇甘菊越来越少……

                  20XX年11月10日

    人们与薇甘菊的战斗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那些肆虐一时的薇甘菊枝叶在清新的空气和明媚的阳光里枯萎、死亡,逐渐消身匿迹。


小青



发帖: 328
于 2001-12-28 13:30 
嗯,就是它,可惜我上次在粤北拍的照片不在这里,要不然贴上来,嘿,你老人家又该那个啥了。
薇甘菊,听说台湾在用“切藤”的法子清除,不知效果怎样,但那种法子实在是累人,需要太多的人力物力了,单单深南大道那一段的清除就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慢别说其它地方了。
还是楼下那位小朋友说得好:让那些肆虐一时的薇甘菊枝叶在清新的空气和明媚的阳光里枯萎、死亡,逐渐消身匿迹。呵呵.......


陌上赏花



发帖: 145
来自: 陌上
于 2002-01-01 22:55 
什么叫“切藤“法?

小青



发帖: 328
于 2002-01-02 08:10 
中央社报:所謂切藤是指切斷蔓澤蘭、香澤蘭、微甘菊的根部,每三週切除一次,連續三次後,讓藤類被陽光曬死


小青



发帖: 328
于 2002-02-01 10:26 

这个星期简直就是跟薇甘菊干上了。
感谢虻兄、猎人兄、流浪兄、拈花兄。
Photo © Konrad Englberger, Secretariat of the Pacific Community





Control:

Chemical: "Probably susceptible to: 1) many residual herbicides at standard rates; 2) translocated herbicides including glyphosate and 2,4-D before flowering; 3) contact herbicides, including paraquat, while seedlings; however, established plants will probably recover from the base" (Swarbrick, 1997).

Biological: Liothrips mikaniae was introduced into Solomon Islands in 1988, but failed to establish (Swarbrick, 1997). "A number of very promising, and probably specific, natural enemies are known in Central and South America… Of these a thrips Liothrips mikaniae appears to be specific and to have considerable potential as a biological control organism. A bug Teleonemia sp., several beetles and an eriophyid mite Acalitus sp. also warrant serious consideration. A number of other natural enemies of little known specificity also attack M. micrantha." (Waterhouse and Norris, 1987)


shelley



发帖: 54
于 2002-02-04 10:50 
上贴写了一半,再续:

清除薇甘菊的法子:

1、化学方法:
可能有效的药剂:
1)标准剂量的多种残效性除草剂
2) 传导性除草剂,包括草甘膦和开花前施用的2,4-D ;
3) 接触性除草剂, 包括幼苗期施用的百草枯; 然而, 移植后的植株将有可能从基部恢复生长。(Swarbrick, 1997)

2、生物方法:假泽兰滑蓟马(一种牧草虫) 在1988年引入所罗门群岛, 但没有存活下来 (Swarbrick, 1997)。 “在中南美洲有一批非常看好、可能非常有针对性的天敌… 其中有一种牧草虫假泽兰滑蓟马似乎特别有效,作为一种生物防控有机体,其潜力相当可观。一种名叫网蝽(Teleonemia sp., 一种臭虫)、数种甲虫及下毛瘿螨(Acalitus sp.) 也很值得注意。一些其它的种别尚不十分清楚的天敌也能够杀死薇甘菊。”(Waterhouse and Norris, 1987)

以上资料来自www.hear.org/pier/mimic.htm,由小青翻译,不知有否错?

昨日踩车路至西丽留仙地带的荔枝园,竟然也有发现成遍的薇甘菊,种植者对其危害性懵然不知。


小青



发帖: 328
于 2002-02-04 15:16 
至此,彻底消灭薇甘菊是不可能,那么,如何控制它?环保人士所采取的方法(即,在距薇甘菊根部一米处剪断,再把根拔掉)是否科学?是否能起到控制扩张的作用?且看华南植物研究院叶万辉先生的回答:
..........
薇甘菊是根茎类缠绕性藤本植物,如果仅拔掉其地上部分,会导致其地下根茎愈伤组织的激活,会再产生新的地上部分植物体,也就是更加刺激了薇甘菊地上部分植物体的生长。所以,在没有进行大量的科学试验研究之前,实施人工拔除计划,需要特别的小心,以免产生相反的作用。
..........

控制的第一步,是否要先从科普教育或宣传开始?

--------------------------------------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我娘都不让我喝酒了,我还能怎么着


佛手拈花



发帖: 12
于 2002-02-06 00:49 
下面是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研究员给我的一封EMAIL回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叶研究员的MAIL是why@scib.ac.cn,他们前段时间在整个广东地区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调查,详细情况可向他们咨询。

清除薇甘菊到目前为止没有有效方法,人工铲除的办法可能的结果会是拔苗助长。我们现在能做的是认识和了解并想更多的人宣传薇甘菊的危害。

另:
本人想到一清除薇甘菊的绝招,大家看可行不:
向社会公众散布谣言:最新研究成果,薇甘菊可制AIDS、梅毒、淋病等等,具体方法如何如何......,这样,民间甚至是台湾黑社会都会出动,出现疯抢薇甘菊直至绝种!(象当年疯抢梧桐山的兰花一样)
我们就不用费事操心了,偷着乐吧!

XX,您好!

看来你的信息还是灵通的,知道我们研究组正在进行薇甘菊的研究工作。
我已经到这个网站上把所有的帖子都看了,感谢各位环保爱好者的行动计
划。但是大家一定要注意科学地开展工作。
薇甘菊是根茎类缠绕性藤本植物,如果仅拔掉其地上部分,会导致其地下
根茎愈伤组织的激活,会再产生新的地上部分植物体,也就是更加刺激了
薇甘菊地上部分植物体的生长。所以,在没有进行大量的科学试验研究之
前,实施人工拔除计划,需要特别的小心,以免产生相反的作用。
我手头有许多薇甘菊的照片,但很多不在电脑里,现在把我在电脑里的一
些照片发送给你,希望能对各位有兴趣了解薇甘菊的同仁,认识和了解这
种植物。
薇甘菊是一种很凶残的植物杀手,国家科技部的973项目和广东省科技百
强项目都将其列为近期需要重点研究的对象,我们研究组已经在深圳、东
莞等地设立研究样地,对其生长、繁殖,以及对不同处理的反应进行科学
研究。虽然已经取得一些进展,但对完全控制薇甘菊的生长蔓延,目前还
实无良策。
另外,有关薇甘菊的研究工作,你们深圳仙湖植物园的冯惠玲了解的比较
多,请你们与她联系,征求一些意见。
十分感谢你们对环保和生态的重视!有你们的支持,我们研究组会更加努
力地进行薇甘菊防控方面的科学研究工作,争取尽快拿出好的建议和措
施。
这里的照片包括薇甘菊近照(7,17),芭蕉树上的薇甘菊(13),竹上
的薇甘菊(14),房地上薇甘菊(15)和电线杆拉线上的薇甘菊(19)。
除梧桐山外,在深圳梅林水库边的山上,薇甘菊已经将森林破坏;在盐田
,薇甘菊已经侵占村边路旁;在内伶仃,薇甘菊破坏森林;在果场薇甘菊
形成危害,等等。
据我们最新的调查结果,薇甘菊在广东省已经在珠江三角洲地区造成巨大
危害,并已经蔓延分布到粤东山地、粤西山地和雷州半岛地区等地区。我
们研究组将在1月中旬对广东省薇甘菊的上述分布地再做一次调查,如果
有爱好者愿意与我们同行的,请与我或者冯惠玲联系。
此外,有关薇甘菊的生物学和生态学特性的研究资料还有很多,恕不能在
此一一介绍。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
叶万辉



佛祖拈花,迦叶微笑,乃传衣钵。

佛手拈花



发帖: 12
于 2002-02-06 01:13 
前段时间,我也是跟小青一样,和薇甘菊干上了。

我一直有个计划:对深圳薇甘菊破坏生态情况进行一次调查,尤其是一些靠山的小区,通过媒体进行专题报道,让老百姓知道生态入侵就在他们身边。

我本来想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一片诚心去说服媒体,让更多的老百姓关注薇甘菊,没想到那些老记们一个比一个NB:
《南方都市报》:媒体报道过的东西我们不关注,我们要炒作别人没有炒作过的东西.....
《晶报》:你的想法挺好,我们总编说特区报已有过报道,如果你们搞活动,我到时有时间去看看,出一篇新闻稿.....

商业化的媒体关注的是媒体,而不是社会,社会只是他们赚钱的工具和手段罢了。而我们的力量又是如此微薄!



佛祖拈花,迦叶微笑,乃传衣钵。

陌上赏花



发帖: 145
来自: 陌上
于 2002-02-06 09:19 
佛手拈花兄的绝招可真够别出心裁的,不过,不可行,呵呵,不好意思,有话直言了,得罪得罪。
我觉得媒体报道尚在其次,重要的是将信息直接带给可能受到危害的人群中,比如小青说的西丽荔枝农,因为这与他们的利益直接挂勾,会比较有效。具体实施方法是印发一些小册子,再派专业人士上门讲解其危害与控制方法;或者也可与众环保人士联络,比如WWF,组织大规模的活动。


小青

Administrator

发帖: 328
于 2002-02-07 09:53 
陌陌,当你看到漫山遍野的薇甘菊,你就会了解,这绝对不是一颗红心,几个人,一两个组织就能做到的事情,确实需要媒体的报道和全社会的关心。而昨天到看的梅林公园的四个规划方案,虽然都打出了生态、健康的牌子,却对此不置一词。(关于这四个方案,容我做好功课再贴上。)
拈花兄的法子倒是可以试一下,BUT,您负责散布谣言。


 图解微甘菊:

ASIAGSD Binary Landscape Teamwork
Add:Shenzhen OCT OCAT-LOFT B-1,202-208
Tel:86-755-86095251, 26922261 (5 line) Fax:86-755-86095310, 26916810
©2000-2008 BL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