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BLT布兰图倡导“景观、建筑、地景”三位一体的项目运作方式,凭借科学、艺术的多元化嵌入式设计,有效实现高品质生活与生态环境。 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微建筑

彼得潘

奥地利艺术家欧文·沃姆曾在北京尤仑斯艺术中心推出了一个名为“窄房子”的项目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讨论,一座20米长的房子却只有1米宽,现实人居环境中的各种元素如客厅、卧室、厨房、浴室以及每个房间里所有的家具陈设等都被缩小比例,非常细致地复制出来,可是,一切都被拉窄了,仿佛一个变形的现实空间,即便是身材再纤巧的女生也得侧身而过。正如策展人杰罗姆·桑斯所言,在人人都想住胖房子的年代里,尤其对于不得不在蜗居时代忍受心理和物理空间遭遇极大萎缩的中国人来说,设计这样的窄房子自然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微建筑》里细究的全球范围53个精彩绝伦的“微建筑”设计案例却是向人们展示令人拍案叫绝的绝妙创意,至少,它延伸了人们对于这个概念惯常理解的内涵和外延,以此为阐发点,拓展出另一重既满足生活之需,又贴近时代宏观价值追求的人文空间。

解读“微建筑”这个概念以及这些案例不能在空间的容积上面过分纠缠,固然,从外观来说,它们或许迷你、娇小,结构精密而纤细,在任何庞大宏伟的城市背景映衬下都显得那么像精致的艺术品,或者是垂髫稚童随心摆弄的积木玩具,由此,它们不仅具有满足各种实际需求的功能效用,而且显得趣味横生。


微建筑虽然散发着强烈的个性,然而它们绝不是建筑师的自说自话,当公共厕所、公交车站、流浪者公园旅馆、观景台、音乐台、单车看守屋、教堂等置身于公共领域,虽然可拆可卸,具有较大的流动性和不定性,但是与绝大多数市民的需求和对于公共建筑的勘赏标准相契合,可以这样说,它们既是公共空间里的视觉艺术上的点缀修饰之物,又讲究具有辅助性的实用价值,自然赢得了人们对等的认可和敬意。在社区、公共性、公民社会越来越成为当下的时代语境中,这些微建筑为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展开对话和交融提供了珍贵的话语场域。

微建筑一个相当独特的性格在于它的“移动性”,这简直与人类天性中喜好流浪和漂泊的理想一拍即合,无论是蒙古包,还是简易帐篷,它们像人们延长的腿,以及无限拓展的视线,均延伸了人类的想象力和可到达力,同时,它们还创造了另一种隐遁、出世的生活方式——人们不再在规模庞大的牧场或永久居所苟活终老,反而选择小型的、可携式的建筑物充分获得个人自由,从身体到精神的自由!当然,这些微建筑充分利用货柜、集装箱等废弃材料,既践行了环保精神,又充分融入了现代科技的种种设计思想,以及对于传统文化的尊重。比如“活动戏院”项目就在历史悠久的移动剧团基础上满足了英国各地群众对于戏剧的喜好,毕竟,马拉篷车上的剧院是延续了几百年的独特文化风景。

在消费主义盛行的年代,人们越来越膨胀的生存欲望正受到越来越强烈的批评,微建筑也在倡导一种精简生活,它强调摒弃多余的物品,远离城市生活的压力。从表面上来看,貌似将要倒退至原始社会的质朴的生活中,然而,它所崇尚的简单而居,内心的释放,与大自然的亲近,把环境污染降到最低,这些从整个人类的发展理念上来说显得格外先进和文明。

作为依附于主体建筑存在的附属品,有些微建筑自然就成了“增建空间”,从形态上来说,它们往往具有独立的结构,又不失建筑品格上的自我,它们就像庞大的交响乐章里的附点音符,让平缓的乐曲也增添了跳跃的优美和雅致。

对于种种微小迷你的建筑物来说,它们或许提供单一用途,或许在狭隘空间里执行更为复杂的功能,然而,它们总归是“单纯”的,科技的进步思想暗藏在细节设计的处处巧思之中,它们的“小”极好地佐证了中国谚语中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哲理,微小却物尽其用,从而让它们如此亲民、可爱又淳朴。

 

ASIAGSD Binary Landscape Teamwork
Add:Shenzhen OCT OCAT-LOFT B-1,202-208
Tel:86-755-86095251, 26922261 (5 line) Fax:86-755-86095310, 26916810
©2000-2008 BL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