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BLT布兰图倡导“景观、建筑、 地景”三位一体的项目运作方式,凭借科学、艺术的多元化嵌入式设计,有效实现高品质生活与生态环境。 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大城市地区内的自然
---费城大城市地区开放空间和空气库的研究

讨论物质循环好像没有必要离题去研究生物物理学。究竟是否有必要呢?细想起来,可怜的软心肠主义者发动的争论,显然不足以抑制愚蠢的破坏的扩散。因此,有必要拿出更好的论据来。关于世界的运转方式的证据已开始有效地积累了。我早年的反对庸人的斗争,很显然是不成功的。我发现,我虽然现出了我的跳动的心,却没有取得什么疗效。但是,用生态学的基本理论来诊断和处理问题却更有力量,更有价值。

假如我们设想,读者离开了一个比喻中的太空舱,如果他对物质运动和生物进化的基本规律与宇航员同样的了解,我们能推测,他对自然的兴趣就不再停留在模糊的感情上了。我们进一步设想,他的兴趣是热切地希望理解这些不可缺少的自然演进过程的知识。我们还指望这一开创性的论述现在能引起读者更深的理解和接受下面的观点:自然可视为相互作用的过程,有规律的,能组成一个价值体系,自然内在的为人类提供利用的机会和限制。现在我们的头脑得到了更好的武装,我们能把自然作为演进过程来理解和应用它来处理问题——分辩大城市地区内自然的位置。

若干年前,要求我对费城的大城市地区内那些土地作为开放空间(open space)提出意见来,在一开始就明确,如果只限于在有组织的劳作区去寻找开放空间,答案就难以找到;从大城市地区内自然的位置来寻找开放空间似乎就更有效了。为了对这个自然的位置作出结论,提出下列一点似乎是合理的:自然,无须人类的投资,为人类作出贡献,而这种贡献确是代表了价值。同时要指出,某些地区和某些自然演进过程是不适合于人居住的和有害的。例如:地震区,飓风带,洪泛平原以及其他类似的地区,这似乎是合理的,这些不利地区应该禁止建设或作出规定以保证公众的安全。这似乎是一种合理和谨慎的探索问题的方法,但是我们要承认这样做尚属罕见。

想一想,假如你要设计一段楼梯或人行道,那么有许多明确而严格的规定;还有禁止向未成年孩子出售烟酒的规定,社会强烈地反对出售和使用麻醉剂,对制止斗殴强奸和凶杀有强有力的法律。我们确实感谢这些保护措施。但是如何保证你的房屋不建在洪泛平原上,不稳固的沉积物上面,不建在地震带,飓风地带,易引起大火的森林或者易遭沉陷滑坡塌方的地带上,相比之下,这些在法律中却没有反映。

一方面人们以很大的努力,保证走路不刺脚,另一方面却缺少措施阻止向公共的供水资源中倾卸有毒物或污染地下水资源。人们可以防止拳头、匕首和枪弹等的袭击,但是不能免受大气中的碳氢化合物、铅、一氧化二碳、臭氧或一氧化碳的威胁。不能防止噪声、强烈的光辐射和紧张的城市生活等的侵袭。这样,一方面一个考虑周到的政府为了你的安全于方便给你提供扶手栏杆,不过,同时你也有可能在洪泛区被洪水淹没;在沿海地区的洪水泛滥中,或在地震或飓风中遭受生命和财产的损失。这种生命和财产的损失,从最坏的方面说,应归罪于犯罪性的疏忽,从最好的方面说,是由于没有政府的规定和法律等保护措施,这种无知是不可饶恕的。

很明显,相反的应该需要些简明的规定,保证社会保护自然演进过程的价值,也就是保护社会自己,可以想象,这些具有内在的价值和限制的土地将成为大城市地区的开放空间的来源。要是这样,这些土地应满足双重的目的:既要保证至关重要的自然演进得以进行,又要把不适合于建设的土地留作别用,免遭那些经常性的自然剧烈变化的危害。也可以说,应在内在适合于建设的地区,即无各种危险以及无害于自然演进的地区进行建设。

编写这些规章不需要新的科学知识;十九世纪后期的知识足够我们使用的了。我们能够初步描述大自然的重大演进过程及其相互作用,从而确定某些土地利用许可的和禁止的程度。这样做了,接下来就属于政府和法院的事了,他们可通过适当地行驶警察权,确保我们得到保护。

在我们达到上述目标之前,有必要评论一下其他两种观点。若要排除这两种观点,就要加以分析研究。第一种是经济学家的观点,认为自然总的来说一律是商品,这种商品是按时距、土壤、植物、动物等的作用,所以自然资源内在的情况和土地利用的情况总是千变万化的。河湖、海洋与山岳这些可能不是经济学家所需要的地方,但它们可起到净化的作用,其原因是可以理解的。总之,自然内在地就是多种多样的。

喜好几何图形的规划师,提出另一种不同的观点,他们主张把城市用绿环圈起来,把绿环保留下来或插进农业、公共事业和诸如此类的活动。这种绿带通过法律来强行实施,确保成为永久性的绿地,在没有其他可供选择的方案的情况下,他们是成功的。但很显然,在这条绿带外和绿带内的自然条件是没有什么不同的,这条绿带不一定是最适合于农业或游憩活动的地方。生态学的方法建议,大城市地区内保留作为开放空间的土地应按土地的自然演进过程(natural-process lands)来选择,即该土地应是内在地适合于“绿”的用途的:这就是大城市地区内自然的位置。

某一流域高地上的一滴水,可能呈现和再现为云、降水、河湖和池塘小溪中的地表水或地下水;它能参与动物和植物的新陈代谢、蒸发、浓缩、分解、氧化、呼吸活动。同样这一滴水,可以在考察气候和小气候中看到,也能在泛滥、冲蚀和抗干旱中看到,也可用作工业、商业、农业的供水,森林、游憩、美丽的景观都需要这滴水,这滴水也可以在云、雪、小溪、河流和大海中出现。结论是,自然是一个单一的相互作用的体系,任何部分的变化都会影响到整个体系的过程。

因此,我们能说,陆地的演化过程是和水分不开的,新鲜水的形成的过程和土地是不可分割的。接着我们可以说,土地的管理会影响水,水的管理规影响土地演变。我们不能跟踪每一点水走过的路线,但是我们能选择某些可以辨认的水体,如降水和径流,河溪、沼泽、洪泛区的地表水,含水层中的地下水资源,还有最为重要的方面,地下含水层的回灌水等等,进行研究。我们现在能提出一些简单的建议。这些建议几乎简单到无人不晓的程度,但是对于规划过程河大部分的地方政府机构来说却是高深而新鲜的。

水质及水景河土地管理及水的管理都有关系。泛滥是自然现象,显示出周期性频发的特点;清洁的水体减少了有机物质,但随着四季变化,浑浊度、溶解氧、含碱量,温度和有生命的种群量的多少而变化;浑浊和沉积是自然现象,但是几乎所有人类的生存适应活动都会加快这种进程。一块质地均匀的土壤,通常的情况下,坡度越大,冲蚀也越大。地下水和地表水是相互作用的,在降水量小的时期,河沟中的水通常是地下水;各种土壤在农业中的生产力的变化,是与它的结构、有机物质、化学成分、海拔高度、坡度和朝向、质地、功能不同等密切相关的。沼泽地是储存洪水的地区,通常也是地下含水层的回灌区,成为野生飞禽的栖息地,也是它们产卵和繁殖的地方;城市的腹地是清洁空气的来源,产生的新鲜空气可以取代城市排放出来的污染空气。城市周围广大的农业地区有助于降低夏天的高温气候。我们是否能应用这些资料来鉴别哪些土地应保留其自然状态,哪些土地允许其作某种用途而不允许作其他用途,哪些土地适合于城市化的,不会带来危险,不破坏其他价值?

但是,从自然演进过程来看,是否有足够的土地任我们留下来,在它们上面按规律的建设,以便从中获取利益呢?确实是可能的:因为大地是大量的。根据法国城市地理学家琼.戈特曼的说法,今日美国城市化了的土地大约只占1.8%。即使在大城市地区也有大量的土地。在费城大城市统计地区(the Philadelphia standard Metropolitan Statistical Area)有3500平方公里(9061平方公里)—小于20%—今天已经城市化了,即使人口增至600万,那时还留有70%或2300平方英里(约5954平方公里)的空地。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问题在哪里呢?简单地讲是在城市发展的形式上。城市化是通过增加边界内的密度以及扩大边界来进行的,总是要消耗开放空间的。结果与其他设施不同,人口稀少的地方开放空间最富裕。我们看到的这种发展增长形式是完全不顾及自然的演进过程及其价值的。理想地讲,大城市地区最好有两种系统,一个是按照自然的演进过程保护的开放空间系统,另一个是城市发展的系统。要是这两种系统结合在一起的话,就可以为全体居民提供满意的开放空间。目前的城市发展的方法继续首先占领边缘地区,造成开放空间远离人口的中心。从几何学的观点看,这种方案不是不可思议的,假如整个费城地区划一个圈来表示,其半径约为33英里(53公里)。目前的城市化地区可以包括在半径15英里(24公里)的范围内。假如现状的和计划的城市的发展规模加在一起达到600万人,以1英亩(约0.4公顷)开放空间内为30人计,那么其半径为20英里(32公里),比现状仅增加5英里(8公里)。

不是要提出一个适用于各种情况的开放空间标准来,但愿从自然演进的角度找出土地形态上的差别,及其各自的价值和限制:由此而选出开放空间来,进一步提出一个不仅包括大城市地区开放空间的布局,而且也包括确切的建设用地的布局。

接着,我们将看到土地的形态、土壤、河流的分布、植物群丛、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以至于土地利用等,都有其稳定性。这些都可以通过自然地理区域的概念加以研究。现在应用这一概念还不成熟,目前只要强调自然为人工作就够了;在许多情况下,土地在自然条件下工作的最好;还要强调,某些地区,从土地的内在的性质来看,是适合于某些用途的,而其他地区适应性就较低。从这简单的命题出发,进一步,我们可以对各种土地的资料加以汇集整理。假如我们选择自然演进过程中形成的八种主要形态,按其价值和不允许人们利用的程度来排列,然后再把它们的次序倒过来,就能看到适合于城市利用的土地的大体上的层次。

不过,在这个层次中存在着明显的矛盾。平地经常是选作城市用地,但也是适合于农业的用度;这一类土地必须小心地对待。因此,头等的农业用地应确认为不能承受城市化的用地,而且是有高度的社会价值,而其他的平地用自然演进的尺度来衡量,具有较低的社会价值,是适合于城市化的,而能产生较高的价值。

在大城市地区内,自然形态特征是多种多样的,这就可以选择普遍存在的某些形态特征和确定其对计划中的某些土地利用的许可或不鼓励使用的程度。这些规定的条款不是绝对的,理想的建设应该在能创造价值的土地上进行,或者在具有潜在自然灾害危险的土地上建设时,必须断定这种建设能创造极高的价值或将来的灾害损失能得以补偿才行。

一项完整的研究应包括识别自然演进过程对人所起的作用,分清:哪些土地是保护人的或者对人有危害的;哪些土地是稀少的或特别珍贵的和有价值的;哪些土地的价值是容易被破坏的。属于第一类的有自然净化水,驱散大气污染,改善气候,储存水,控制干旱,洪水和冲蚀,促使表土增厚,森林和野生动物数量的增加等作用。对人有保护作用或有危险的,包括江河湾的沼泽地和洪泛区等等。第二类是有重要的地质、生态和历史意义的地方,而海滩上的沙丘、产卵和繁殖的场地和集水区等是属于价值易破坏的第三类土地。

在这一研究中,不准备对上述问题作详尽的研究。不过,识别了八种自然演进过程,从而这些过程就可用图来加以说明和评价。每种自然特征都以考察其是否允许或禁止某种用途为出发点加以描述。从这些分析中,费城大城市地区的自然的地点就能找出来了。

地表水(直线长度5671英里约合9124公里)
原则上土地只允许占用临水位置的单位使用,即使如此,也只限于不会降低目前的和将来的地表水供应、游憩或环境美化价值的那些单位使用。预计在这一地区内临水的工业用地要求,充其量须占用岸线50直线英里(80公里)。因此,即使满足以上要求,还能保持5000英里(约8000公里)岸线的自然状态。和这一原则一致的土地利用应包括:码头和港口设施、船坞、水厂和污水处理厂,与水有关的和在某些情况下必须用水的工业。不破坏这些水资源的土地利用有农业、森林、游憩设施、公共事业机构和居住区的绿地等。

沼泽地(173984英里,合409平方公里,占8.09%)
原则上,沼泽地的土地利用政策要反映其排洪蓄水和野生动物栖息和鱼虾产卵繁殖的场所等主要作用。不影响这些主要作用的土地利用的内容包括游憩活动,某些类型农业(例如著名的酸果蔓沼)以及起到隔离城市建设作用等。

洪泛平原(339706英亩,合137500平方公里,占15.8%)
这一地区洪泛平原的面积,按50年一遇计,可能增加2%,这是公认的。因此,在这个面积范围内应排除所有建设,留作不会受洪水泛滥之害的或和洪泛平原不能分离的建设使用。

根据前面的分类,洪泛平原可用作农业、森林、游憩、公共事业的绿地和居住区的绿地等。从不离开洪泛平原的这类土地利用来看,可以安排港口、码头、船坞,和水有关的工业和在某些情况下用水的工业等。

地下含水层(181792英亩,合抱平方公里,占8.3%)
含水层是一层含水的岩石,卵石或砂砾地层,根据这一定义,一般来讲可以圈划出大量的这类土地面积。在调查的地区中,沿海平原是有大量的多孔无知,由于延伸范围和蓄水能力的不同和本地区其他含水层相比,是很容易辨别的。这可能是本地区内唯一的极为重要的未开采的资源。相对于新泽西州的费城来说,地下水资源估计每日产水10忆加仑(45.5忆万升)。应禁止排放有毒的废物或生物粪便和污水的单位进行建设。应该停止使用灌注井向含水层灌注污染物。

在地下水可能被污染的地方,使用污水管道较之污染地下水的化粪池显然是更符合要求的,但是要考虑到污水管道漏水达到一定数量就成了公害。

地下含水层,由于它们的水景和水质是很不相同的,因此和其他类别的土地利用相比,土地利用的规定是更困难的。不过,很显然,农业、森林、游憩和低密度的建设不会危及水资源,而工业和城市化总的来讲对地下水资源是有害的。
对所有的未来的土地利用危害地下水层的程度,应进行确切的审查;禁止那些有害于地下水层的建设。要懂得许多河道和溪流切断地下水层,因此,管好河道和溪流,这对有效地管理好地下水是很重要的。
和其他的许多城市一样,费城的水是由肮脏的大河供应的。水是经仔细消毒过后成为饮用水的。和通常的观点相反,他们选用脏水供人用和加大量的lu来消毒使之无害于人,看来,首先选用纯水是比较好的。这种纯水在现有的含水层中是很丰富的,这些地下水必须保护起来,以免遭到象河水一样的命运。

地下水回灌(118896英亩,合48117平方公里,占6%)
这个词含有地表水和地下水层之间相互转换地点的意思。任何一个水系内好像都有这种重要的转换地点。在河水流量小的时候,这是一个地下水流动的地点,把地下水补充给河流和小溪。显然,这个转换地点通常也是被污染了的河流污染相对说来是清洁的或许多情况下是纯洁的地下水资源的转换地点,因此,这些转换地点对于保护和管理好地下水资源是十分重要的。
在费城地区范围内,特拉华河和有地下含水层的支流之间的转换地点是最为重要的。特拉华河是很脏的,经常可以观察到缺少分解赃物的氧,从而形成了臭水沟。不过,它有很厚的泥沙层,几乎有9米厚,起到了密封垫的作用,减少了被污染的河流对邻近地下含水层的污染。只有通过地下含水层上面覆盖的多孔的土层,地表水才能渗透回灌到地下去。

因此,这些地区的土地管理应从这两方面来考虑,作出规定。一方面要注意把污染的河流和地下水层分开;另一方面要保管好切割地下含水层的河流,使之保持清洁,地下水就能得到管理和补给。在有利于地下水补给的渗透性的地表上,要管理好土地利用,保证正常的渗透能继续。

陡坡地
陡坡地及其形成的土岗的中心问题是控制泛滥和冲蚀。坡度超过12o时,土壤保护局建议不再作为耕地作用。由于防止冲蚀的原因,上述坡度的土地也不适于建设。土壤保护局推荐陡坡地应造林而放弃种植业。
要使陡坡地能起到控制冲蚀和减少径流速度的作用,这是个首要问题。土地利用要和上述作用相一致,主要应该用作造林、游憩,偶然也允许建造低密度的住宅。

头等的农业用地(248816英亩,合100695平方公里,占11.7%)
头等的农业土壤意味着最高的农业生产水平,最适合于集约耕作,对水土保持不产生危害。当这种土地用来建比较便宜的住宅时,它们的现金价值要比农业哟年底高至十倍,致使保护农业用地是十分困难的。不过,农田犹如基本的工厂—农民是国家最好的园艺美化家和维护劳工,也是优美景色的保管人。农田的市场价值是很低的,不能反映它蕴藏的长期价值或这些有生命力的土壤的不可替代的宝贵性质。把所有的农田一揽子保护起来是困难的;但是保护好大城市地区最好的土壤就不只是可能的,而且很显然会取得满意的结果的。

琼.戈特曼提出“在特大城市地区,土壤好的土地面积不多,把它放弃而作非农业使用是种浪费。”戈特曼所说的土壤就是指大城市地区的头等的农业土壤。

农民由于城市化而离开了最好的耕地,经常迁到土壤质量低劣的地上去。在土壤极好的土地上,建筑物代替了农业,最后,只能在劣质土壤上进行生产。但这需要农业基本建设投资。“今天还未考虑为耕地的土地,明天会变成耕地,但要以很高的投资为代价。”

在费城标准的大城市统计地区中,至1980年,城市化的用地面积只占30%。70%将留作为空地。头等的农业用地仅占11.7%。因此,头等土壤不应开发为城市用地。

美国农业部(U.S.D.A)1类土壤,原则上规定不得进行城市建设(除非用于不降低生产潜力的特殊用途。这表明可把空闲的头等土壤作为森林或作为公共事业、游憩活动等开放空间使用,或建设密度低于10公顷1户的住宅。

森林和绿地
该区域内大部分自然的植被是森林。这里目前的情况,森林改善了小气候,对水文状况起重大的平衡作用,减少了冲蚀,沉积,泛滥和干旱。林地能美化环境,也能为飞禽走兽等猎物提供栖息场所,这些作用都是很明显的,它们作为游憩活动的潜力是所有土地类型中最高的。此外,森林维护费用低而景观是自生不灭的。

森林可用作木材生产基地,调节水文,野生动物栖息地,空气库,游憩活动场所,或者把以上任何几种用途结合起来使用。此外,可根据满足自然演进的要求来决定,承受一定量的集中建设。

解决大气污染主要依靠减少污染源。这个课题的讨论愈来愈激烈了,但补救措施没有相应的加强,也许是考虑一个事实的时候了,这个事实如果能被大家认可,那至少能提高将来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城市产生污秽的空气,农村送来清洁空气。假如我们能够弄清主导风向,特别是结合反常的气温条件来考虑,保证产生污染源的工业不放在这些城市腹地的关键部位,我们就至少不会再使情况恶化了。

空气污染集中的表现是和气温的反常,即逆温现象有关,在这期间,接近城市地面的空气不能上升,周围的空气进不来,不能取代污染空气。逆温现象的特点是:晴朗无风的夜晚,地球由于长波辐射而变得很冷,接近地面的空气因此也是冷的。在这种气温反常的情况下,有一层稳定的地表空气层,使空气的流动受到限制;在城市中的污染因此不断的集中起来。在费城,三夜中有一夜发生这种重大的逆温现象,和逆温现象相对应并有关的是高空污染的发生,1957年和1959年间,层发生过2—5天的24小时“事件”。可见逆温现象是很普通的事,因此高空污染也就经常会发生。这两者结合起来并持续下去是危险的,解救的办法,除彻底根除污染源外,风有驱散城市上空的污染的作用,接下来还必须有比原来干净的空气来取代污染空气。

费城污染源集中覆盖的面积为15英里乘10英里(24公里*16公里),其长轴的走向近似东北方向。让我们以二氧化硫为污染的指示物(每小时排放830吨),空气污染有效的高度为500英尺(约150米),要更换约15立方英里(60立方公里)左右的空气就要风速为4英里/小时(6.5公里/小时),把它选为临界的速度。因此更换1立方英里(约4立方公里)的空气取决于风速,每英里(约1.6公里)走多少时间,可见更换长轴的空气需要风走3.75小时,短轴需要2.5小时。因此,为了保证长轴的新鲜空气的需要,相应的在污染地区以外要保留15英里(24公里)长的用地,短轴方向保留10英里(16公里)长的用地。费城地区的风向玫瑰图,在逆温期间,主导风向是西北、西和西南,约占51.2%;其他五大主要风向和主要风向之间的风向约占48.8%。

这项十分概要的研究提出了空气库应根据逆温期间预期的那些风向,延伸到城市污染源外10至15英里外。保留的空气库地带的宽度应和污染核心的尺寸相一致,大约为3—5英里。这些称之为空气库的地区应该禁止安排污染工业。

在研究大气问题时,还要研究气候和小气候问题。该研究地区内主要问题是夏季的炎热和潮湿。消除这些湿热要依靠风的流动。而城市周围的腹地是有较稳定的气温,特别是夏季气温较低,对于改善城市气候是很重要的。众所周知,有植被的地区,特别是森林,在夏天明显比城市凉快,相差10oF度(5—6o)也是常见的。在此地区,上空的空气流动将把较冷的空气带入城市,消除潮湿也主要靠空气流动。这种空气流动的方向和消除逆温现象的方向是一致的,因此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可以说,选为城市空气库的地区和选为用于改善城市小气候的地区是一致的。不过,通过空气库来清洁污染空气,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在这一地带内禁止和限制污染源。而要消除夏季的炎热和潮湿,重要的是这些空气库用地上应实实在在的铺上植被,最好是森林。

建立城市空气库以控制空气污染和控制小气候,如满足了前面两项必要条件,就能创造出农村腹地楔入城市的手指状的开放空间。在大城市发展和大城市开放空间的分布中,考虑自然演进过程,这或许是最为主要的设想了。显然,这一建议指出城市应在各空气库走廊之间的空隙中发展,而大城市地区的开放空间也就在这些走廊里。

人类的适应自然不仅带来了利益,也要花费代价的,但自然演进过程不总是具有价值属性的;也没有一个综合的计算体系来反映全部费用和利益。自然演进过程是整体的,而人类的干预是局部的和不断增加的。人们没有认识到填平河口的沼泽地和砍伐高地上的森林其结果是和水文状况—洪水泛滥和干旱等—有关联,也没有看到这两种活动的结果是一样的。一般都没有认识到远郊区的建设和河道的淤积是有关系的,也没有认识到废物积聚在河中和远处井水的污染是有联系的。

让我们观察一下某些事实。通常的城市发展总是不断扩大而和所在的场地的自然演进过程没有什么联系。但是这种发展方式所聚集的后果是从不计算的,也不将费用分摊给个别的建设项目。然而某些对整个自然演进过程有害的开发建设定能增长利益,(例如:砍光伐尽森林或把农田变成一小块一小块建设用地)这些利益是独占的(相对于选择伐树或出卖土地、毁坏土壤的土地所有者而言),而其后果和损失则是大家的。这样,损失和利益很可能归属于大量的不通的无直接关系的个人、公司和各级政府。轻视自然演进过程不太可能会有长远的利益的增长,但可以肯定和证明轻视自然的结果最后一定要花大量的费用。最后,总的来说,任何通常产生的利益(一般都是经济利益)大多归于私人部门,而整治环境和长远的费用通常是当地公共部门负责的。

这一探索的目的说明自然的演进过程,具有整体的特性,必须在规划过程中考虑:对系统的传统部分的改变会影响到整个系统,自然演进过程确实具有价值,而这些价值应统一到一个单一的计算体系中去。但很不幸,我们所掌握的具体调节自然过程的成本——效益的比例的信息资料是不多的。不过,某些综合性的关系已显示出来了,作为判断基础的某些依据已经提出来了。显然,需要精心编制有关土地利用和开发建设的法规,以便反映公共的损失费用和私人行动的后果。目前的土地利用规章既没有考虑自然演进过程中的洪泛、干旱、水质、农业、美化或游憩等方面所包含的公共利益,也没有使土地所有者或开发者的行动负有责任。

即使在快速增长的大城市地区内,我们看到的土地使大量的。因此,至少可以假定,我们有可能对建设用地和开放空间的位置进行选择。

开放空间的分布必须要反映自然的演进过程,这一假设是这一研究的中心。这一概念对任何大城市地区来说,不管其位置如何,都是适应的。在这个针对费城大城市地区的特殊的方案研究中,企图围绕基本的自然演化过程进行研究,可以看出它与确定大城市发展形式和开放空间的分布形式是有最密切关系的。

问题不在于绝对的面积有多少,而是如何分布。我们探索这种能使开放空间和人口聚居相互结合的概念。在城市地区内和它的边缘地带内属于价值低的开放空间,促使将它改变成城市用地。在习惯上,城市化排除了相互的结合,消耗掉外围的开放空间。
虽然城市圈的面积的增长和半径的平方成正比,但在城市边界内,大片的开放空间能继续保持增加,而从大城市中心至边界的半径距离或时距却不会有很大的增加。

这一研究方案说明应用生态的观点选择大城市地区的开放空间的问题。现在,已可看出,这一观点对目前的规划模式会有相当大的改进,原有的规划模式完全忽视自然演进过程,在选择开放空间时更多的是根据千人用地指标而不是更多的关心大城市地区的自然面貌及其位置来编制方案。

 

作者:I.L.麦克哈格

翻译:芮经纬
校对:倪文彦

绪 言
城市与乡村
海洋与生存
--沙丘的形成与新泽西海岸的研究

困 境
--东西方对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态度

前进一步
--里士满林园大路选线方案研究

模子和囊膜
--环境和环境的形成

大城市地区内的自然
--费城大城市地区开放空间和空气库的研究

社会准则
对社会准则的回应
--沃辛顿河谷地区研究
世界好比是一个宇宙舱
视发展过程为价值
--纽约斯塔滕岛环境评价研究
自然主义者
流域
--波托马克河流域的研究
大城市地区
--华盛顿西北部地区自然要素和土地利用的研究
发展过程和形式
城市:发展过程和形式
--华盛顿特区的分析研究
城市:健康和病理
--费城的健康和病理调查研究
展望
译后记

--------------------------------

这不仅是本伟大的著作,也是在我辗转不得时,由我非常尊敬和喜欢的一位朋友所赠,也因此,这本书对我具有了某种特殊的意义。鉴于此书只在1992年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了5200册,数量极少,因此萌生将它搬上网络,让所有从事、关注景观行业的人士都阅读得到的设想。从六月拿到这本书到十月这个设想终于得已执行的期间里,我的生活和思想都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不过,这些都没有阻止到我执行这个不切实际的设想。
再:因所持亦是复印本,所以书中所有照片及图片均无法扫描移上网络,甚是遗憾,由此亦可见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矣。
另外,录入工作完全是利用业余时间进行,进展非常缓慢,然,正如书中所言:这并不是一本匆促阅读的书籍,而是一本常备的、需要慢慢理解吸收,并随着你自己的经验和知识的增加,而需要随时翻阅的书。---小青

 

ASIAGSD Binary Landscape Teamwork
Add:Shenzhen OCT OCAT-LOFT B-1,202-208
Tel:86-755-86095251, 26922261 (5 line) Fax:86-755-86095310, 26916810
©2000-2008 BL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