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BLT布兰图倡导“景观、建筑、 地景”三位一体的项目运作方式,凭借科学、艺术的多元化嵌入式设计,有效实现高品质生活与生态环境。 浏览BLT新网站,请点击此处!

 

 模子和囊膜

--环境和环境的形成  

  每年我碰到一代新的研究生,他们无疑是优秀的人才,是规划或设计领域中各门专业人员。在第一次见面时,我的重要任务是要向这些职业近视,以人为中心的极端的观点挑战,让我们考虑自然的基本价值,特别要集中论述大自然界在人类世界中的地位,或者说人在大自然中的地位这个问题。

  多年来,我一直毫不留情地引用二段话来评论公认的价值。

  第一段是劳伦依斯莱想象出来的一个比喻:在太空中的人能俯视遥远的地球,他看到的是一个天空中旋转着的球体,由于地面上生长着春的草木,藻类也使海洋变绿,所以看上去地球是绿色的,尤如天空中的一颗绿色的果实。 靠近地球仔细看去,发觉地球上有许多斑点,黑色的,褐色的、灰色的,从这些斑点向外伸出许多动态的触角,笼罩在绿色的表面上,他认得出这些污点就是人类的城市和工厂,有们不禁要问"这难首只是人类的灾难而不是地球的灾难吗?"

  接着是一阵沉默,这为下一段话提供了合适的背景,这是我自己的一体段话,是关于增加原子威力的反省:原子灾难已经发生了。地球是静静的罩上了一层灰色的烟幕。所有的生命被消灭了,除了在一个深沉的裂缝里,一群长期习惯于辐射的藻类还坚持活着。这群藻类感到除了它们的生命以外,所有的生命者被消灭了,而全部进化任务必须从头开始,也就是要经过几十亿年的生与死,突变与适应、合作与竞争,都为了要恢复到昨天的样子。它们立即会不假思索得出一致的结论:下一代将是一个没有头脑的时代。

  读者大体上和西方社会一样,相信世界,先不说宇宙, 是包含着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或人与人格化的上帝之间的对话。这种观点的结果是,人,排他性地认为上帝给予他支配一切生命的权利,责成他为生物中一能征服地球者。这样,大自然就成为人类"进步"或"利润"等活动舞台上的无关紧要的幕布。要说自然被推到显著的地位,它也只是个被征服的角色,也就是说人对自然的征服。

  在这种情况下,提出下面一些看法是有益的:进化的途径和方向可能和人类关于命运的想法是不一致的;人虽然是现时的统治一切的物种,但他登峰造极的地位可能不会持久;人的脑子可能是,或者可能不是生物进化的顶峰,或者相反地,人的脑子有朝一日可能成为一个失常的,象脊髓肿瘤样的东西,以致最终的责任,证明他是有能力理解和管理这个生合世界,从而保证它们生存下去。

  我们的结论是,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与自然相互关系的观点:第一种是以人为中心的观点,它不顾进化的历史,也不知道他和他的源者和同伴以及那些低级和野蛮的物种是相互依存的,--当他们为人和他的工作作出奉献时,在人进化的同时,它们受到了破坏。(我们能否说这种侵略只是文化自卑的情结,一种由自卑感引起的复杂心理状态造成的呢?)相反的一种观点是人的地位不是那么高。这种观点始终认为并努力去证明:人,不仅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物种,而且有无比的天赋的自觉意识。这样的人知晓他的过去,和一切事物和生命和睦相处,继续不断地通过理解而尊重它们,谋求自己的创造作用。

  假如我们能抛弃可悲的无知和傲慢的态度,采取有理性的探讨问题的方式,我们就能新解释我引用的上面两段话。要是我们假定,人是世界上仁慈的和建设力量的代表,我们就能把这个天上的绿色的果实想象为一个大的表皮层,而那些黑色,褐色的,灰色的中心不是污点,而是细胞核和质体一对这层细胞质来说,是起到支配、生产、储存和循环作用的物质,是世界生命的创造中心,但是,假如我们真要作这种好心的解释,我们必须要弄清楚,这些中心是否真起到了生物圈的细胞核和质体的作用。我认为,总的看来,回答必然并非如此。

  但是,这种讨论问题的方式至少已经改变了,已不再象粪堆上的公鸡吵闹的嘶叫了。问题是提出来了,假如人并非处于世界的顶峰,不能证明其全部的合理性那么谁是主要的演员?人和共同分享这个舞台呢?

  几年前,我和建筑大师路易斯爱康度过了一个很有意义的冬天,为了一家大公司的研究部门的科学宫寻找一块合适的福地。和这一位很有洞察力的建筑师一起旅行,我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我得到更多的知识是由于有机会和研究机内的一个成员接触。当时他正在设计一个实验用的环境:他的作务是要解决如何才能把一个宇航员,带着最少的给养物品和行李,送上月亮。这当然需要一个再循环系统,也就是说,需要有一个生物循环系统。这个实验设计需要一个胶板的宇宙密封的。 装有一个荧光灯代替太阳,一定量的空气和水、生长在水中的藻类,还有细菌和一个人。你会同意,这是为长途旅行准备的一个大小适中的食品库。在这个假设的密封仓中,人呼吸空气,消耗氧气和呼出二氧化碳;藻类消耗二氧化碳而排出氧气供人呼吸,因而保证了氧一二氧化碳的循环。人渴了,喝些水,尿排人有藻类和细菌的水介质中,水由藻类消耗,蒸发和浓缩,人饮用浓缩水,从而封闭循环系统形成了。人饿了吃一些藻类,把它们消化掉,然后成为大小便排出。接着分解体将粪便转化成为藻类可利用的物质,使藻类得到生长。人再去吃藻类,因而形成了一个食物链。这个系统唯一输入的是来自荧光灯的光,这是一种矿石日光灯;这个系统中唯心史观一输出的是热量。

  很遗憾,这种实验维持的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对我们了解人与自然的关系来说,这是一个可怜的解释。不过,它们为观察者提供了极好的启发性的材料。这个系统首先要依赖于太阳,解体把系统中的物质进行循环和再循环。很显然,这个循环过程需要把由一种生物输出的物质或废物输入 或进入其他生物中去植物排出的氧气要输给入,人呼出的二氧化碳要输给植物;植物的本体输给人,人排出的废物输给植物:其中的水就不断的在循环。

  难道这就是世界的工作方式吗?就其实质来看,至少是这样的。我们人和植物是相互寄生在一起的,乐于消耗植物新陈代谢排出的氧,通过分解体和植物吃掉和氧化周围的粪便才能生存去通过光合作用转化太阳能来维持生命。现在,在我们自我醉于赞美人类为植物和细菌服务之前,让我们停下来思考以下实:在人类存在以前,早已有了植物与类,它们两者都无须先靠人类。人类的排汇物是有用的,但是对它们来说不是必须的。

  当我最初仔细思考这个实验时,就感到有必要重新表述我的与自然界的观点。这不是一个亚当和夏娃的乐园,用大量可爱美和有用的动植物装饰起来的大花园,但这项实际说明了,这被认为是美化生命的措施,大量的美丽的生物,确实是不可缺的生命的源泉。要是宇航员和他的伙伴一起旅行到月球去内陆事业会发现藻类和分解体的美丽呢,这是值得怀疑的,但是他会确地得出结论:它们不是不缺少的。

  此外,不管我们的月球的旅行者之前,对于有和环境作为分开的实体来考虑持什么观点,现在,他的意识一定会产生飞跃,认为只要给于足够的时间,所有曾经是藻类的生物很可能成为藻类,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从物质的观点来看,他们之间仅有的差别,在于遗传密码的模型的不同。因此,究竟什么是环境?什么是人呢?

  因为我从未得到过大学文凭,也没有凭这种减免证书进入研究生院,所以我从不幻想受到这些文凭通常授予的教育。教书是一种手段,通过它,我把片断的、不完善的和旧式的教授集中起来,这样做对学生不会带来什么损失,好不会因得到一个学位而停止不前,这种方法显然具有某些优点。但也有些困难,不少是面对普通知识感到不知所措,这种知识在晚年听起来也完全是新鲜的,我清楚地记起,我第一次听到所有生命(很少例外)现在和将来永远是完全依靠光合作用和植物而生存的讲述时的情况。我回想起,当时我看看周围的人,同我一样被这揭示性的讲述感到惊讶的眼神。我只发现,那些人在听到这一信息后很久、脸上毫无表情,这一信息对我们毫无感染力。

  还要说明,叶绿体,这种支配一切的有机体,不仅凭借太阳光转变为支持所有生命的物质,糖和碳水化合物;而且,有理由相信,由于所有植物无时无刻地排放气体,大气中才产生游离的氧、地表面的稳定性和地表水系统,大气候和小气候的改善,都是由植物来完成的。从而,所有的动物,由此而所有的人都是依赖于植物而生存的。由于植物移植物到大陆上来,从而允许海里的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和人的进化,而这种依存关系是保持不变的。许多动物也起服务于植物的重要作用,但这并不能取消动物依赖植物生存这一基本的依赖关系。

  弄懂了这个依赖关系,就等于推翻了人类中心说。我环顾周围,了解一下这种观点对班上学生产生了什么效果,至少从热力学的观点看,他们是否懂得了世界包含着太阳和叶子之间的工作伙伴关系。还是象一般人看来是与他们不相干的,只是对着景色微笑,安于他们唯我独尊的幻想呢?

  我突然间想象出一个绿色的世界,这个世界一半朝着太阳,许多叶子的面向着阳光,通过叶子的透明膜将阳光包入胶,保存在叶子里,这种经过改变和整理的阳光的能量,从此被无数的,多种多样的生物所转化,又通过植物和动物进入人体,因此,所有现在的生命,所有过去生命的残余物,远古至今的所有生命的转化,所有生物和所有人,都是建立在叶绿体上面的,叶绿体借助于太阳,当太阳能量在消失过和中,将它捕捉和整理。这倒有点象,叶子对太阳说"我可以使用一些你的能量吗?在它们衰减之前。"太阳同意了。因此,叶子在太阳衰减的能量消失以前,得到了能量,把它转化为已有,维护自己以及所有其它生物的生长和进化。

  用“发人深省”这个词来描写我继续遇到的老的但使人惊叹的登记处是恰当的。我遇到第二个问题不是出自于讲义,而是一本书:劳伦斯。亨德尔森著的《环境的适应》。前言上有一段最使人耳目一新的叙述:

  达尔文所说的适应,也就是指有机体和自然之间相互关系是协调的。这一点说明环境的适应同有机体的进化过程中产生的适应,同样是十分重要的成分;在适应一些基本的特性中,实际的环境是最能适应生物居住生存的。

  因此,这个概念是超越达尔文理论的,它认为物质的演化是生命适应及其进化的先决条件。它对自然选择作了补充,不仅是成功的有机体适应自然,而环境也适应于有机体。"适应"包含为有机体提供有利的环境条件这一假设,而有机体的进化是对这一有利条件的反应。亨德尔森通过详细地阐明碳、氢、氧的特性,以后乔治。沃尔德又加上了氮,从而得出所有的有机体,99%是由这些元素组成的结论,来证明他的假设。但是,关于所有的物质都显示出适应性这一点,亨德尔森选择了海洋和水来说明:

  "环境的适应是由水、碳酸、碳的化合物、氢和氧以及海洋等具有的独特的或近乎独特的种种性质特征组成的一个最大的系统,它是如此的巨大;如此的多样;在与这一问题有关的所有事物中,它显得如此的接近于完满,以至于它们结合在一起必然地形成了最大可能的适应性。再也没有别的组成的环境,或者说缺少水或碳酸的环境,能具有如此巨大的适应的特性,或者说在任何情况下,具有如此巨大的适应能力,能提高事物的复杂性、持久性、并在我们称之为生命的有机体内促进积极诉新陈代谢。"

  海洋,占地表面四分之三,是一个很大的物体,温度和含碱度变化不大,具有既丰富又稳定的化学成分。在这个海洋白菜王国中,阳光能够照射进来,但有害的紫外线不能透出来,这就是使生命能生存和生存至今。这里是是生命祖先的家,生命最初就在这里创造出来的。简单的海洋有机体都是流体,与海水差不多功能。人的血液和早些时候的海水是相似的。劳伦依斯莱说过,人从大海中解脱出来的时间尺度,可以用细胞从它的血液源中,即古时的咸来的含水的溶液。

  生态学家把覆盖地球表面的薄江的生命层称之谓生物圈,它是所有有机体和群落的总和,起到单一的超有机体的作用。对这一点,从海洋本身可以得出有说服力的证据。享德尔森观察到海洋的调节机能和有机体的调节机能之间有明显的一致性,这种调节能通过蒸发,调节温度的和含碱度来实现。

  值得一得的是,海洋的调节,总的来看,和生理调节过程有明显的相似性,虽然这种生的调节过程被推测为只有机体的进化的结果。

  生命由低级到高级发展的金字塔要依赖叶绿体捕捉太阳光,这件伟大的工作是由太阳(在光合作用过程中从事的巨大的复合工作)在循环的蒸汽,上升到空气中,然后变为雨或降下来,支持地球一的那些生物,它们是从海里逃脱出来,但现在还要依赖于海。

  现在来想象一下太阳的伟大的工作,把海水蒸发、升高以及变成雨降落到地上,带给渴望着的生物,这些生物好象一条条横跨在不可改变的水流途径上的障碍物,用它们特有的包囊将海水雨暂时地保存起来,形成各种各样的生物体。也就是说:在海水雨按地球引力的规律不可改变地流向大海的途径上,被它们捕捉,这些生物成了海水雨的临时水库。但是,海水永远不停止地一次又一次地蒸发上下班升,维持和滋养着那些最初的薄膜包着咸水溶液的海参洋生物。

  致力于翻译的人,不仅要受到他们的语言知识的限制,还要受到实质问题的限制。在规划过程中,我们带着加进一点自然科学知识的愿望,和大多数规划师一样,严重地受到了自然科学知识缺乏的限制。不过,确实如此,人们应该知道,重大的世界演讲过程依赖于不起眼的生物,称之为有孔目或固氮菌它们确实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世界上很丰富的四种元素是碳、氢、氧和氮,它们组成了所有的东西,但是组成的有生命的生物只占百分之一。它们的特性和蕴藏量的丰富成为环境适应的最好的证据。这些元素确是很丰富的:例如,大气中、岩石中、海洋中,尤其是生物中的二氧化碳;水体中的氮和氧,大气中氧的体积为20%,氮为78%。

  为什么这四种元素在生命中会起核心的作用呢?生物化学家乔治华尔德在享德尔林的一本新版书的引言中回答了这个问题材:"我应说,因为它们是元素周期体系中最小的元素,通过它们分别获得1、2、3和4个是子而取得稳定的电子结构。这种获取电子的特殊的点,它就是生物化学上的作用动力,凭借这促作用动力,化学键,接着是分子,就形成了这些元素中所谓最小的"(获取电子的)点,是指它们趋于形成最紧密和最稳定的键,以及很少有例外,它们很少例外,它们能独自形成复合的各种键,为什么最后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呢?因为,例如在二氧化碳中,碳无素和氧元素通过互相相间形成的双键,O=C=O,满足它们的所有的想要完成的化学结合的要求。结果,独立的二氧化碳的分子散发到空气中成为气体和溶解于水;植物能从空气和水中能得到它们需要的物质,动物通过吃植物得到它们所需的物质。

  碳在生物化学中占重要的地位,它以甲烷的形式出现于原始的世界,但被氧化为二氧化碳和水。根据哈钦森的说法"在一个潮湿的星球上,形成的二氧化碳是不能积聚起来的,因而形成了广阔的石灰矿床。据推测地质学上前寒武纪时的石灰岩被认为是以后进入大气的CO(二氧化碳)的源泉。

  在现代的地球上,二氧化碳和碳能从海洋、大气和岩石层中找到,有的被固定在生物圈中。二氧化碳加入到一个大循环中去,这个循环系统相对是不完全的。这种循环以火山活动不开始,通过火山活动释放原始的和次生的CO资源,这种现象一般趋于在海洋深处发生。假如这是一个完全的循环系统的话,通过重复的火山活动,这些物质必然会回到该系统中去。但很显然,更多的CO是被深海域里的海洋有孔虫目类动物定下来,而通过火山活动回到该系统中去的却较少,结果形成了亏空。CO通常参加到在海洋、植物、土囊和大气的表面之间的较小的循环中去。

  在该体系中,海洋起到了重大的调节者作用。通过植物的光合作用把CO固定下来。这些CO来自海洋,但在地质时期和大气层中的CO是保持平衡的,反过来,动物和植物的呼吸以及腐烂分解,补充海洋中的CO,又使海洋和大气中的CO保持平衡。

  生命的核心总问题是碳的燃烧。碳具有无比的形成复杂化合物的能力,它形成的化合物在数量上超过其他化合物,为是由于它形成原子链和原子环的能力强。

  碳可以说是生命的中心,它来自于古代石灰矿床忡固有的甲烷,通过火山活动而释放出来以及通过溶解而成CO,CO反复地被植物所吸收利用,但在海洋有孔虫目动物中不断增加和固定下来,从而从原系统中出现了新的成分,即因燃烧而产生的大量副产品CO,它大大地增加了CO的含量标准,结果使海洋和大气中的CO失去了平衡。

  碳和氢结合产生了碳氢化合物(烃),氢是化学元素周期表上第一个元素,原始的原子是物质演进和进而生物进化的基础。它是水的重要成分,也是碳氢化合物的重要参与者。在水分子中,氢键决定了水的许多基本性质,"表面张力大,结合力强,沸氧化碳的循环不同,我们会看到,磷、氮的循环相对说来是完全的。大气是游离氮的主要源泉。植物获得氮,要通过光化学的固氮作用;通过固氮菌和藻类;还被认为要通过闪电作用。硝酸盐被用于植物、动物和细菌的蛋白合成中。蛋白合成的过程中产生的废物由分解体转化为氨基酸和有机的残余物。这些东西再被细菌转化为氨,再转化为硝酸盐,最后,植物可再次获得硝酸盐用来进行蛋白合成。

  氮出自火成岩而进入循环的,它是火山活动的产物。有些氮消失在海洋的沉积物中,但某些氮由海鸟和鱼回收起来。

  点高,汽化热大。"*这些水的属性被享德尔森用来说明水是环境适应属性中最重要的部分。 大气中有氧20%。它以氧化物的形式遍布海洋,地壳和生物中。动物、植物通过呼吸和分解,输入氧、氧是长时间光合作用的产品。氧和氢结合形成水。使水具有一些明显的重要的属性;氧和碳的结合形成最重要的化合物,二氧化碳。人类的生存不能没有氧。

  大气中的氮占78%,氮在岩石中是很丰富的,占重量的千分之五。相当数量的氮是被有机体从大气中吸收并固定下来。据尤金奥德姆说,在种植地区每英亩可能从达200英磅,在整个生物圈中,每英亩从1至6英磅不等。与二 在氧、请和碳的的循环中,有生命的有机体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但这是带有普遍性的,也就是说,在氧一碳的氧化循,所有植物都能起到相同的光合作用。但在氮的循环中,只能找到特殊的生物组成的少数几个类属,是它们起到了来可缺少的作用。如果没有它们,氮的循环将是来完全的,从而生命世界中将只有那些能直接从无机物中获取氮的生物学了。

功 这些来可缺少的生物,在氮的循环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应该用家喻户晓的话称它们为人类伟大的英雄。不过,遗憾的是那些给他们命名的人,当时还不曾想到它们对生命是有普遍意义,是密不可分的,只是把它们称之为"固氮菌"和"根瘤菌"和"含珠藻属植物"。

  在构成有机体的物质中,有百分之一难以辨认的物质,在这比例很小的物质中,有许多衙要的元素,包括微量金属在内,但其中有一种微量元素,由于它在循环中所起的作用及其特性,必须引起人们特别注意。那就是磷,对生命来说是很重要的,它加入一个较氮简单而更重要的循环系统。磷也是大量储存在岩石和矿床中的;存在于海洋和有机体中,磷和氮一样,应用于云贵、植物的蛋白合成中。岩石中储存的磷是通过火山的磷灰石和来自海鸟及鱼类的排泄物和残余物而得到补充的。溶解的磷酸盐,它被动物、植物和细菌所利用,而它们的排泄物、骨头和牙齿,被带有磷酸盐的细菌转变成一种再次能适用于蛋白合成的物质。在这个循环系统中,海洋与海洋深处不断地失去磷,除非通过火山活动或海水上涌才能补充,否则磷就会这个系统中失去。显然,今天的磷的循环是不完全的,这个系统中磷的回收补充远不如被消耗的那样快。

  我们的认识逐渐提高了:我们的伙伴中又增加了四种元素,碳、氢、氧和一种重要的微量元素。磷;我们认识到迄今为止不被人知道的某些低微的藻类和菌类,含珠藻属植物和固氮菌等,它们对人类是极为重要的;我们认识到火山东省的活动和雷电是我们的伙伴而不敌人;我们懂得了应为深海的碳和磷的损失担心,水和海是环境适应的基本的组成部分,应得到尊重。

  我们现在能否认识到这些无尽头的再循环的元素,也就是那些从海洋转移到空中的,是从岩石转化为溶液,也就是储存起来而又重新被火山活动释放出来的有限的物质;是否知道就是这些有限的物质经过生命流,组成了原生质,存在于活的和死的生物中,从生命的开始,永远地在生物中流动呢?这些物质来自火山中心,古代的石灰矿床、大气的高空或深海处,在无止境地进行再循环,支撑着生命,适应着生命。

  假如我们忘却了包围在我们周围的环境,大气,即围绕地球的一层膜,它的气体普及大海和土壤,渗入所有的有生命的生物体中,那么,即使我们认出了生活圈中的主要作用者,我们的认识还是很不完全的。

  大家似乎普遍地能承认,地球的大气层是次生的,关于这一点,假如不通过别的方法,而指出大气的重稀有气体含有的二氧化碳不会那么多,这也是显然的,有理由肯定,最初,大气中没有游离氧,主要的成分很可能是氨,当失去氢时转化为氮;不有沼气,当缺投送时,它是一种相当稳定的气体。*

  这就是G伊夫林哈钦森描写的早期的大气。根据当时的这种情况,他推测"固体(浅海中的)表面的反作用,可能使土壤铝矽碜盐化,其结果可能不仅为有机合成,也为初期的生物有机体的形成,提供进一步的条条和机会。"

  似乎有理由相信,生命的原始形式是厌氧的微生物,无需氧就能生存和币微生物。确实有这样的推测:生物体发光(很象今天常见的萤火虫)是当时这段时期内的残迹,那时有机体需要排除有害的氧。进一步更为有趣的推测,就是这个原始的生物体发光彩夺目是向动物的神经系统,因而也是向需大量消耗氧的人类的大脑进化的先驱。这就使人联想到大脑是早期废物处理系统中的派生物。

  接着,出现发消耗CO而排出氧的植物。植物光合作用产生了氧和水蒸汽及CO,辐射的毒害减少了,从而生命生存的舞台扩大了。象这样,是生命改变了大气;而大气反过来不只是保护生命,而且促进和维持生命的发展。

 

作者:I.L.麦克哈格

翻译:芮经纬
校对:倪文彦

绪 言
城市与乡村
海洋与生存
--沙丘的形成与新泽西海岸的研究

困 境
--东西方对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态度

前进一步
--里士满林园大路选线方案研究

模子和囊膜
--环境和环境的形成

大城市地区内的自然
--费城大城市地区开放空间和空气库的研究

社会准则
对社会准则的回应
--沃辛顿河谷地区研究
世界好比是一个宇宙舱
视发展过程为价值
--纽约斯塔滕岛环境评价研究
自然主义者
流域
--波托马克河流域的研究
大城市地区
--华盛顿西北部地区自然要素和土地利用的研究
发展过程和形式
城市:发展过程和形式
--华盛顿特区的分析研究
城市:健康和病理
--费城的健康和病理调查研究
展望
译后记

--------------------------------

这不仅是本伟大的著作,也是在我辗转不得时,由我非常尊敬和喜欢的一位朋友所赠,也因此,这本书对我具有了某种特殊的意义。鉴于此书只在1992年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了5200册,数量极少,因此萌生将它搬上网络,让所有从事、关注景观行业的人士都阅读得到的设想。从六月拿到这本书到十月这个设想终于得已执行的期间里,我的生活和思想都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不过,这些都没有阻止到我执行这个不切实际的设想。
再:因所持亦是复印本,所以书中所有照片及图片均无法扫描移上网络,甚是遗憾,由此亦可见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矣。
另外,录入工作完全是利用业余时间进行,进展非常缓慢,然,正如书中所言:这并不是一本匆促阅读的书籍,而是一本常备的、需要慢慢理解吸收,并随着你自己的经验和知识的增加,而需要随时翻阅的书。---小青

 

ASIAGSD Binary Landscape Teamwork
Add:Shenzhen OCT OCAT-LOFT B-1,202-208
Tel:86-755-86095251, 26922261 (5 line) Fax:86-755-86095310, 26916810
©2000-2008 BLT All Rights Reserved